新时时彩500期走势图
中國文化產業網>藝術產業>圖片新聞>

圖片新聞

包容與選擇——時代創作的審美之路

2019-04-08    來源:中國文化報    編輯:黃麗

歸去來辭卷 局部 元 趙孟頫

“學書者始由不工求工,繼而由工求不工,不工者,工之極也。”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

時代需要書法藝術家不急功近利,而是耐得寂寞地思考當代文化與社會審美的深層課題,思考時代人文精神的落地生根。

新時期我們提倡多元包容。那么,什么是多元?多元不僅僅是不同觀點的自由表達,它還意味著各界能夠達成共識,關于社會核心價值的共識,意味著對博弈規則的一致認同。如果沒有價值和規則的認同,多元有可能導致混亂。

一些藝術創作向著“取消主體無審美”等疏離文化價值的方向延伸,消解了藝術原有的審美性與崇高性,混淆了東西方文化內質的差異,模糊了大眾對藝術審美的評判標準。為了顯示形,故意無視質、消退質,以立新奇,以超乎常規的“立論”和超越傳統的行為吸引大眾眼球,以成“景觀”。無論是繪畫乃至書法,以怪誕、無序為賣點,以審丑為訴求,以消解主流價值為圭臬,這不能不引起書畫界高度的警惕與反思。

誠然,我們要對“丑書”有一個明確清晰的鑒定。我們所指的“丑書”是脫離了書法藝術創作的本體規律與漢字的結構規范,無視筆法等書藝的基本法則,任筆為體,聚墨成形,粗鄙惡俗,狂怪“出新”的不良現象。這里所指的“丑書”應和藝術本體中的“造險”“犯險”區別開來。

大凡藝術創作必須由平正務追險絕,然后復歸平正。劉熙載《藝概·書概》中指出:“學書者始由不工求工,繼而由工求不工,不工者,工之極也。”又指出:“俗書非務為妍美,則故托丑怪。”應該說,藝術中工求不工的高境界,其形式構成與內質標準上有一定規律,其視覺空間是具有一定“度”的。“不工”并非是“丑陋”,卻是“造險”。

不容置疑,在當下社會文化思潮的交織中所出現的各種文化現象是必然的,無須費解或驚詫的,更不必借以大眾網絡傳播炒作甚至無限放大成為“轟動事件”。我們需要以包容的心態允許一部分(甚至僅幾位)書家個體特立獨行式的“實驗藝術”,書壇需要理解與對話。這些(為數不多的幾位)書家他們已具備了較為深厚的傳統筆墨功夫與藝術創作經驗,他們獨辟蹊徑,尋求新的理念與探索“心路藝術”,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讓歷史來檢驗。

顯然,在當下全球化語境下的社會文化轉型中,中華民族文化自身身份如何保持與重塑?這就需要在包容基礎上的選擇。藝術批評的當下性已沉積為三大焦慮,即觀念焦慮、身份焦慮與現實焦慮。如何具有真正的“問題意識”,彰顯鮮明的批評性?如何讓理論更直接有效地揭示與指導當代藝術創作實踐?如何強化文藝“美教化、移風俗”的功能,讓市場經濟下文藝娛樂化等現象得以匡正?這些都是亟待解決的課題。

改革開放40年后的今天,進一步認識現代化的文化內涵,認識現代化進程中中國傳統文化情結和當今中國文化發展的價值取向,這是值得當下書法界深入思考的。五千年的中華文化告訴我們,文化的“核心價值”正是中華文明沒有斷裂,得以延續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而這個核心價值在不斷變化、豐富與發展,并形成相對時期的時代文化核心價值。這就要求書法界堅持全球化視野與本土化實踐。當代書法創作審美評判體系的建立,也是誕生時代經典作品的審美基礎。面對消費文化的挑戰,我們要努力提升人們的審美情趣,促使社會審美向高雅化轉化。我們要有意識地引領一種審美價值評判尺度,召喚文藝責任回歸,引領國民精神的提升。

文化自覺是當今時代的要求,它是在文化反省、文化創造與文化實踐中所體現出來的一種文化主體審美意識與心態。作為書法界,文化自覺的根本目的是為了加強文化審美轉型的自主能力,取得適應新時代文化選擇的自主地位。筆者贊成這樣的文化自覺——在全球化浪潮沖擊下,它絕不因循守舊,抱殘守缺,而是與時俱進,主動搏擊,選優汰劣,倡導全世界一切國家與民族的文化藝術有著共生的平等機遇和“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氣度。這個時代的書法藝術工作者尤其需要思想的滋潤與審美的轉化。時代需要書法藝術家不急功近利,而是耐得寂寞地思考當代文化與社會審美的深層課題,思考時代人文精神的落地生根。其要義首先是書法藝術當代審美定位與導向中的人文理性。書法藝術作為審美文化的重要職責并不在滿足人們宣泄感官的消遣娛樂功能,而是要上升到自由的人生境界,凈化人的靈魂,培養日常良好的素質。因此,今天我們每一位共和國的藝術工作者要認真反思對社會、對主流文化的責任擔當。這就是重建具有民族風骨與時代風范的藝術評判和價值體系,創作出具有中國氣派、中國精神的藝術作品。這是我們在經濟全球化、文化多元化境地下時代藝術創作審美之路的戰略抉擇,這也就是當代書法藝術的文化自覺!

當代中國書法文化語境中最缺乏的是什么?就是引導社會確立一種主導價值。必須十分清晰地看到當代書法藝術的審美轉型,對傳統技法與經典的深化理解,對藝術形式構成的新的拓展。這就是善于將傳統的特點、時代的特質與個性的特色有機融合的創變,也就是推陳出新。

我們面對著受眾如此龐大的互聯網傳媒“新時代”,面對著覆蓋社會的以休閑與調侃為基本模式的市民消費文化商業圈,現實讓我們清醒:藝術最根本的意義在于非功利的超越性的價值追求。當今我們追求經典的首要前提是不妥協于市場的消費文化,不屈服于由金錢來顯身的不平等價值體系。

無可非議,書法展覽是今天書法藝術走向社會融入大眾的最主要載體與基本形式。展覽機制的完善與創新已成為書法事業發展的關鍵。我們的任務一方面要引領當下書法藝術的創作導向,促進書法創作的精品化,以期留下時代的傳世作品;另一方面則要讓廣大人民群眾都能享受到精品文化的熏陶與教育。因此,中國書協對全國展及全國性重點展示活動的設立、布局以及專題特色須按中央新時代新文化要求,做到科學規劃,創意設計,突出重點,分類指導,整體推進,智慧運作。強化學術批評,凸現人文理念。改革開放40年后的今天,正是考驗組織者推出什么樣的創意品牌與學術成果,培養與歷練什么樣的人才隊伍與團體精神的時候。

(作者系清華大學教授 言恭達)


新时时彩500期走势图 外围足彩 腾讯分分彩包胆漏洞 pk10稳赚qq群 竞彩足球稳赚的方法 2017pk10的走势图软件 篮球类投注平台 正规赌场21点游戏规则 全年六肖无错期期准 星辰娱乐棋牌下载 01彩票兼职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