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500期走势图
中國文化產業網>工藝美術>工美資訊>

工美資訊

用刻刀代替語言,在生活中汲取無盡的美

2019-10-31    來源:中國藝術報    編輯:邱娟

“古元畫展——紀念古元誕辰百年”展帶你了解一個真實的古元——

用刻刀代替語言,在生活中汲取無盡的美

今年是古元誕辰一百周年, 10月16日至11月26日,由中國文聯指導,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美協主辦的“古元畫展——紀念古元誕辰百年”展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展出。“延安紅”底色的展廳中, 108個傳統報欄里呈現了古元先生的300余件作品,也呈現出了一個平凡又性情的古元。

只有刀子和木板才能代替他的語言

1942年,徐悲鴻曾在觀看“全國木刻展”后激動地寫下:“我發現了中國藝術界中一卓絕之天才,乃中國共產黨中之大藝術家古元。 ” 4年前,當古元滿懷革命激情與藝術理想,在抗日戰爭的戰火硝煙中,從廣州走向延安,投身抗日洪流,用畫筆和刻刀表現中國軍民抗擊外來侵略的英勇事跡時,在后世美術史家的研究中,他是非常“沉默”的——作為一個廣東人,他聽不懂陜北的方言,與當地農民在語言上的隔閡,更無法協調工作與創作上的矛盾,因而會產生精神上的寂寞之感。

古元的諸多創作談都是在1949年之后寫下的——北京大學教授陸揚說,古元在延安時期其實是非常沉默的,畫的比說的要多得多,“所以他發明了‘識字畫片’ ——為了教農民認字,他把生活中重要的東西畫成畫。同時,在具體的實踐經驗中,他也發現,農民除了識字之外還會選出一些自己喜歡的畫片作為欣賞的對象掛在墻上” 。

在很多研究者看來,古元的“識字畫片”很難算得上是純藝術作品,更近于一種集看圖識字、藝術欣賞和室內裝飾等多種功能為一體的實用美術,達到知識傳遞和藝術教育的雙重功能。和“識字畫片”性質相同,他在延安畫墻報、刻肥皂模子、做火柴盒裝飾的經歷,也培養了他從現實出發的一種創作意識。在這個“沉默”的時期,古元發現了農民作為藝術接受者不同于都市中的學生、批評家、藝術家接受藝術的方式,他們對藝術的接受實際上是在日常生活的內部展開的——對農民而言,欣賞性、實用性、功利性、審美性、教育性是融為一體的,并沒有純藝術的概念,混合著農民自身非常深刻的生活欲望。“我父親不是觀察生活,而是融入生活。他一到了農村立刻就進入到了莊戶人家,跟他們一起種地,就把自己當成農民,所有農民在勞動當中的體會、勞動當中的感情、勞動當中的憂傷……勞動當中所有的一切,他都要親身體會到。 ”古元長女古安村說。

通過創作,古元發現了勞動的美和愉悅,更讓作品成為了農民日常勞動生活的鏡與燈。由此,古元用“直刀向木,頃刻能辦”的木刻藝術,開始深深扎根在勞動人民生活的土壤里,在“魯藝”期間創作了《鍘草》 《冬學》 《離婚訴》 《哥哥的假期》等一大批膾炙人口的木刻作品。這批鮮活的藝術作品早已成為中國現代版畫史中的經典之作,并為中國現代版畫開啟了新的篇章。

在古元“沉默”的延安時期,就如他的老師蔡若虹先生所說的:“只有刀子和木板才能代替他的語言” ——當創作代替了語言,古元就能在陜北實現藝術的“如魚得水” ,從“小魯藝”到“大魯藝” ,他始終生活在勞動人民中,向人民群眾請教,汲取最真實的營養。“在他的作品里,我們可以聽到時代前進的腳步聲和人民的心聲,可以看到緊跟時代的藝術探索和奮斗。 ”中央美術學院黨委書記高洪說。

從生活里汲取無盡的美

古元雖然“沉默” ,但他并不古板——本次展覽特別展出了曾于2011年在今日美術館展出的古元延安時期版畫原作展呈現的整套作品168件,就很能說明問題。“抗戰結束時,我父親接到7天之內撤離延安的任務,這就需要進行每天90里路的急行軍,還要突破敵人的封鎖線。組織上要求每個人的行李不能超過10斤,所以不能帶任何作品的原版,也不能讓人知道這個隊伍是從延安出來的。 ”古安村回憶,“但父親冒著很大的風險,用一張三尺見方的油布包住這套作品,背出了延安” 。如今這套作品成為現存唯一一套古元延安版畫作品。古安村回憶, 1947年初,部隊赴東北時在煙臺渡海,每個人都需要化裝,把自己裝扮成學生、工人、農民,所帶文字材料以及作品全部都要上交給組織,“他后來說,當時心里只有一個信念,什么東西都可以丟,這個木刻不能丟。他已經做好了如果被檢查就跳海的準備” 。

朝鮮戰爭期間, 1952年2月,中國文聯組織文學、音樂、美術工作者前往朝鮮,美術組就有古元、羅工柳、辛莽。他在戰場上畫速寫,有時候戰士會催他:“古元同志,飛機來轟炸了。 ”但他還在畫畫,完成之后才會進入坑道。這些從戰火中走出來的作品,有很多卻是慘烈戰場以外的觀察—— “父親從朝鮮回來,帶了100余幅戰地速寫,人物只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他還畫了在戰爭中朝鮮人的生活場景;還有一天夜里他掉隊了,夜宿一個農家,天亮啟程時,突然發現在戰火中保留下來的這個農舍是如此地寧靜、美麗,他立刻就被感動了,不走了,坐下來畫了兩幅特別美的作品:其中一幅是農夫彎腰在農舍旁邊耕作,另一幅是小女孩在打秋千。 ”古安村說,這些作品展現了沒有被戰火波及的那片土地的平和,也是古元心目中對美好生活的追求。

在戰場上看到了一叢草時,他就用溫潤的水彩筆去點燃這一叢草——這就是“性情”或者說“不老實”的古元真正最柔軟的內心世界。“做人要老實,畫畫要巧。 ”古安村說。

展覽還呈現了古元于1958年下鄉時創作的作品,以及20世紀80年代創作的諸多水彩畫。新中國成立以來,古元懷著深厚的家國情懷,以寬闊的視野、抒情的筆調和質樸的藝術語言,描繪祖國的壯美山河,表現人民群眾的精神風采,謳歌嶄新的時代風貌,中國美協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這樣評價古元:“他的版畫、水彩和素描速寫都以清新明朗的語言傳遞了新的美學內涵,成為新中國美術視覺樣式的重要標識。他藝術中的現實性、民族性和抒情性相統一的風格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他以積極向上的精神品格和對美好事物的謳歌頌揚成為20世紀杰出的抒情現實主義藝術大師。 ”

在一張小水彩的背面,古元曾這樣寫:“冬季的玉淵潭一灣不凍的湖水嬉戲著大群野鴨,春去冬來年年如此,老畫不完” ——近半個世紀之前的1941年,艾青這樣贊美過“老畫不完”的古元:“他是如此融洽地沉浸在生活里,從生活里去汲取無盡的美,他是如此親切地理解了現實,甚至使他被稱為現實的孝子也可受之無愧。 ”

本次展覽以古元在20世紀80年代第一次展覽手書的“古元畫展”為標題,似乎傳遞著古元先生為人樸素、溫和的性格,也把觀眾帶回到了古元曾經生活的年代。出身版畫系的藝術家徐冰給人們留下了一個設問句式的思考:“今天我們有像古元他們那時明確的觀念的落腳點嗎?有他們對社會和對藝術的誠懇嗎?我沒有把握去回答,而僅有的把握是我知道了要去思考它。 ”


新时时彩500期走势图 深海捕鱼之海底捞 内蒙古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财神捕鱼破解版 福彩3d复式计算 000039股票分析 广东时时网 和值大小单双玩法规则 北京pk10八码在线计划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 开心农场AG攻略